您的位置: 首页 >  荷包蛋的做法大全 >  正文内容

口服避孕药的历史_各种历史避孕方法_两性保健_养生之道网

来源:养生菜谱大全    时间:2021-03-07




养生之道网导读:口服避孕药的历史是一场女人的独立战争,口服避孕药的历史不逊于人类的历史。避孕是人类生活中一项任重道远的工程。

避孕

不久前,在深圳意外地淘到一些好资料,是1956年由健康教育所出版的、印刷100万册的小宣传册子。小册子多少可以反映出我国计划生育工作的历史进程,那时比较客观,强调不要生得太多,而没有子女人数的苛刻限制。

小册子讲述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一对普通的夫妻,丈夫是机关职员,妻子是纺织厂工人,孩子从少到多后生活由轻松到烦累的变化,以此来讲明避孕的重要性。从小册子上还能明白地看出来,当时我国的避孕方式都是什么。那时候还没有口服避孕药,有五种避孕方式。

男性有安全套,当时叫“保险套”,很厚,每次使用后洗净擦上滑石粉保存,可反复使用。其他四种都是针对女性的,包括子宫帽、注入避孕药膏、避孕坐药、放置像皮棉或海棉。

从1955年出台的一份文件可以了解,通过当时避孕用具的供应计划,可以看出当时避孕的主要方式。当时以1000万人份作准备,节育用具和药品的比率为,坐药30%,保险套55%,子宫帽10%,油膏5%。当时我国对施行人工流产的规定是非常严格的,凡不是由于本人健康情况医学上认为需要,而是由于工作、学习上的需要或子女过多,须实行人工流产者,机关干部须经该机关的人事部门负责人批准,市民则须经街道委员会证明,医院方可进行人工流产。

52年前的避孕用品

子宫帽:薄橡皮做的。行房前,把子宫帽放入阴道,紧紧盖住子宫颈口。使用前,先在帽内、帽外、帽边缘涂上杀精子的药膏。行房后,8到12个小时才可把子宫帽取出,用肥皂在温水中洗净,擦干,撒上滑石粉,放在干净的盒子里,下次再用,不必消毒。

药膏:用一个管子(注入器)把避孕药膏直接打到子宫颈口。打药以后,不要起坐,以免药膏流出来。

坐药:在行房前10分钟,把避孕坐药放进阴道深部,坐药见热融化,散布在子宫颈和阴道表面,可以杀死精子,阻挡精子进入子宫。

口服避孕药的历史

避孕药,一个即复杂又暧昧、并且带有明显快感气息的词汇。虽然在平日生活中很难感觉到它们的存在,但是人们只是心照不宣。

提倡避孕,某种程度上等于鼓励纵欲,避孕科学的进步,为偷情者提供了定心丸,也在社会上煽起了性开放的野火。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从避孕药在1960年发明并大规模使用以来,它不仅极大的改变了女性的地位,也改变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回头顾望,作为一场“她”发起的的战争,也得到了切实的实惠……口服避孕药的存在,从来就是一个矛盾。

它是人类研制出来的第一种非治疗疾病的药物;它的发明召集人是一个保守的女天主教徒;虽然有人认为它为单身男女提供泄欲的便利,但是现实情况却是,从1960年大规模使用以来,大多数妇女在婚后才使用它;而有人希望它能够让婚姻变得更加稳固,但它却给人们提供了滥交的机会。

1999年,着名杂志《经济学家》将它列为20世纪最为重要的科学进步之一。现在,全世界每天有1亿女性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吃避孕药开始。

相对于它的好处来说,仍有不少质疑它威胁女性健康的说法。在人们的印象中,避孕药会导致头昏,反胃,甚至发胖。但是今年3月,一份号称世界上最庞大的研究表明,避孕药让女性受到癌症或者心脏病的威胁而死亡的病例大为减少。这是在过去的40年时间里,相关机构跟踪4万6千名妇女的身体情况后得出的结论。

虽然个头很小,然而它导致人类社会进步却不慢。20世纪60年代,平均一个美国妇女一般都会生育3.6个孩子,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生育的孩子下降到了2个以下。

杭州癫痫医院哪好

从那时开始,女性们对自己的身份也有了新认识。他们的新身份更多的是一个工人,而不是主妇。“避孕药发明出来之后,家庭结构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发生明显变化,当今社会,有22%的妇女挣的钱比丈夫多,”美国妇女总会(NOW)主席特里·奥尼尔表示,“而1970年,在孩子不满6岁的妈妈中,出去工作只有30%,70%的妈妈选择待在家里。而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逆转了。”

在之前社会,避孕受到了宗教势力的极大抵制。在他们看来,即使在婚后进行性行为,也只能以生育孩子为前提下,否则就是不道德的。而害怕怀孕是对乱性的一个约束,而宣传避孕则被认为是色情文化。1873年3月2日,美国国会通过《康斯托克法》,这项反对淫秽的法案明文规定避孕药为淫秽品,禁止通过邮局或者州际贸易传播。而美国是当时惟一出台法律宣布避孕非法的西方国家。

后来,美国妇女只能从一些特殊的渠道才能知道相关的避孕信息。比如报纸上登载的治疗女性生理期紊乱的广告这样写道:来自葡萄牙的女性药,在怀孕期间不要使用它,它会导致流产。

“避孕药不能完全把生育以及性完全分开,”哈佛经济学家高丁表示,他认为这引起了性行为以及避孕药之间巨大的误解。“人们之前就知道如何避孕,在1800年,一个典型的美国白人妇女通常会生育7次,但是1900年的平均水平降到了3.5次。这不是避孕药的错。”

桑格被倾全力在美国推广节育运动

凯瑟琳和丈夫结婚两年后,丈夫就患上精神分裂症

两个女人逼出避孕药

人类的这场浩荡的变革,跟两个严肃的女人(凯瑟琳·德克斯特·麦考密克与玛格丽特·桑格)和两个严肃的男人(约翰·罗克与格雷戈里·平克斯)有着最为亲密的关系。他们看上起即像上帝的忠诚信徒,又像造物主的叛徒。

先驱屡受挫折

1879年, 玛格丽特·桑格出生于纽约州科宁一户贫穷的爱尔兰天主教移民家庭,排行老六,小名为玛吉·路易斯·希金斯。她的妈妈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她的爸爸则是一个雕刻师——专门在大理石上雕刻天使和诸神。这本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桑格的50岁妈妈在经历第18次怀孕时,不幸去世。在妈妈的葬礼上,桑格当面质问她的爸爸:“是你才会导致这一切,妈妈的死就是因为生了太多孩子。”

1912年,桑格怀着梦想找到一种用来避孕、但又像阿斯匹林那样服用简便的“神奇药片”,踏上火车来到纽约,当了一名护士。两年后,桑格在自己创办的观点激进的《叛逆妇女》杂志上指导女性应当何时避免怀孕。虽然她没有给予如何避孕的具体指导,但是纽约市邮政局长还是对杂志下了禁令,依据是按《康斯托克法》规定,该杂志属于“淫秽、色情”物品一类。

后来,桑格造出了“避孕”一词,并且在1914年6月份那期的《叛逆妇女》上大胆使用,桑格又被指控犯有违反《康斯托克法》的九项罪名,只得逃离美国前往英国,继续她的避孕事业。

1916年,桑格回到纽约受审。法院撤销了对桑格的指控,但她继续叫板《康斯托克法》,公然创办了致力于避孕事业的新杂志《节育评论》。此后,桑格与姐妹和朋友一道还在纽约布鲁克林开办了全国第一家避孕诊所。妇女可以接受避孕方面的系统指导,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头一遭。然而诊所开了才10天,就遭到警察搜捕,几个女人被捕,诊所只得关闭,里面的避孕套和子宫帽统统充公。

玛格丽特·桑格多次被捕却对节育运动热情不减

遇到贵人相助

1917年,桑格在波士顿的一次演讲中碰到了一个叫做凯瑟琳·德克斯特·麦考密克的人,由此和她建立起了长久的友谊。

凯瑟琳也是一个有着苦难家庭背景的女人。1904年修完生物专业后,她成为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拥有理科学位的第一位女性。然而当她嫁给了国际收割机公司的继承人斯坦利·麦考密克的两年后,斯坦利被查出患有精神分裂症。因担心疾病会传给子女,凯瑟琳发誓绝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传承人杨中原—哈尔滨中亚医院不要孩子,从而献身于避孕事业。

两个人刚开始合作的时候,桑格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去推动节育运动,而凯瑟琳则为这些运动秘密提供资金,还曾偷偷把子宫帽运入美国,供给桑格的诊所。1921年,桑格建立美国节育联盟,这是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的前身。

在当时社会大萧条的情况下,节育运动也的确得到了人们的关注,因为减少家庭人口也是一种生存下去的方式。1930年,美国只有55家节育诊所,但是1942年时,诊所的数量增长到了800家。

20世纪50年代,美国人用于避孕的费用每年估计达2亿美元。由于过去10年避孕套质量大大改进,加上大众日益意识到冲洗液效果差,“橡胶”(避孕套的戏称)成为市面上最流行的避孕方法。

1950年10月,75岁高龄的凯瑟琳一心扑在了避孕问题。她写信给桑格询问研究现状以及怎样资助科研项目以改进避孕方法。而时年72岁的桑格也决定最后放手一搏,想找到发明“神奇药片”的合适人选。在纽约的一次晚宴上,桑格被介绍给平克斯后,恳求他继续未竟之业。平克斯告诉她,用激素或许有希望,不过他需要大笔研发资金。

凯瑟琳·德克斯特·麦考密克是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拥有理科学位的第一位女性人类研究最透彻的药物

口服避孕药到今年已经问世40多年了,作为给健康的年轻女性长期使用的药物,它是人类迄今为止研究得最广泛和透彻,也是最安全的药物之一。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讲,它是一种非常可靠的可逆避孕方法。只要正确服用,它的可靠性可以达到99%以上,可与绝育相媲美。

目前全世界约有超过1亿妇女正在服用口服避孕药,发达国家的使用者大多为18~30岁。口服避孕药在西方发达国家是应用最为广泛的避孕方法之一,使用比率高达30%~50%。德国20~49岁的妇女中,平均88.9%的妇女使用过口服避孕药;在瑞典,90%的女性在在她们一生中使用过口服避孕药,而年龄为15-44岁的妇女中每3个人就有一个正在服用口服避孕药。在中国口服避孕药的使用率不足3%。

1903年,被称为避孕药之父格雷戈里·平克斯出生于新泽西州伍德拜恩的俄罗斯犹太移民家庭。在哈佛大学担任助理教授的平克斯在1931年宣称对兔子进行体外受精获得成功,因而声名远扬。然而他也因亵渎生命遭到全国媒体的一通谴责;哈佛大学也不愿让平克斯继续执教。

找到可用之人

桑格和他有过接触之后,从计划生育联合会争取到了一小笔款项,让他研究利用激素作为避孕药。平克斯着手证明他的假定:往实验室动物体内注入激素黄体酮抑制排卵,从而防止怀孕。

黄体酮是一种在墨西哥人工合成的药物,从野生甜薯中提取而来。黄体酮是美国药剂师拉塞尔·马克看到二战中吃郁金香茎的荷兰妇女不容易怀孕的事实后,决定从植物提取激素的成果。后来,他终于发现了一种被妇女用来减轻痛经的墨西哥植物,当他在墨西哥把这些甾体激素提取出来的时候,即成为避孕药的一个里程碑。

1952年1月,平克斯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在兔子和老鼠身上证实,黄体酮具有防止排卵的功效。但是如果将这项试验用在人类的身上,还需要大量的试验。

此时,平克斯在一次科学大会上与约翰·罗克不期而遇,惊闻后者已经一直在女性身上试验化学避孕药,并且证明效果良好。早年的罗克从哈佛医学院毕业、完成外科手术住院实习和妇产科实习期后,在哈佛医学院担任产科助理。他主要是医治生育有问题的妇女。1936年,他在波士顿开了全美第一家安全期避孕法诊所,但罗克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有着5个孩子以及19个孙子。

海外试验成功

1953年6月,桑格意识到凯瑟琳有能力资助平克斯的研究,就介绍两人认识。最后,凯瑟琳给平克斯开了一张4万美金的大额支票,并保证以后所需资金全由她提供。研究项目重新启动。

平克斯相信黄体酮的能力,但为了获得FDA的批准,就需要在人身上试德州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验这种药。有了充足资金后,平克斯与罗克合作,让罗克的女病人试用该药。在反避孕法极为严格的马萨诸塞州,两人借调查生殖能力之名,开始对50位女性进行试验。

他们的想法就是先对这些女性注射黄体酮,在四个月时间里抑制女性的排卵,然后突然停止用药,当身体发生反弹反应时,不少女性在实验过程中真的怀孕了。

然后此后由于无法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所必要的大规模研究,罗克和平克斯就在波多黎各的圣胡安对避孕药进行首批大规模临床试验。除了波多黎各外,他们还在海地和墨西哥城开展试验。

1956年,罗克用Syntex和西尔两家公司的药物进行了研究,比较数据后,最后选择了西尔的配方:异炔诺酮-炔雌醇甲醚片(Enovid),这是提交FDA批准的第一种避孕药。1957年,罗克选了大剂量避孕药进行试验,以便确保Enovid的避孕效果万无一失。

这年夏天,FDA批准Enovid用于治疗月经严重失调,并要求药物标签上面标有警示内容:Enovid会防止排卵。因为当时美国还有三十个州立法禁止对生育进行控制。但是在那个时候,全美国的女性为了得到这种药,都莫名其妙地得了一种常见的妇科病“月经紊乱”。

1959年,西尔公司向FDA提出申请,允许Enovid作为避孕药出售。1960年5月9日,FDA正式批准了这一请求。“我们之所以批准是因为这是基于安全的考虑,”主管约翰·哈维表示,并不是“基于我们对于道德的考虑”。

它改变了女性地位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虽然制药工厂争相将避孕药推向大众,并获取了巨额利润,但是它们还是受到社会上保守势力的影响,并引起了改革派和卫道士之间一系列争论。

改革派声称他们找到了一种控制人口增长率的新武器,避孕药可以减少战争、饥荒的可能性,还可以增加政局的稳定性,另外一些人则表示“神奇药片”能够减少堕胎现象的存在。

但是也有人对此表示担心。1966年出版的《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就质问道:“这能避免女性在分娩期间有性活动么?”报道还指出,“换妻丑闻已经成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新闻头条,而在纽约长岛的家庭主妇通过卖淫赚钱,甚至丈夫还同意他们这么做”,而避孕药更是已经在美国高中流通。

还有外国领导人将避孕药和种族联系在一起: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就声称避孕药会造成种族灭绝,他们呼吁自己的国民不要服用这种药物,他们还称,高出生率是对抗美国强权的一种必须方式。

“性欲释放”不是罪

无论人们如何看待它,避孕药在女性中的使用率大为增加是不争的事实:它能够提供有效地,便利地方式阻止怀孕,在很多人进行第一次性活动时更是如此。据报道,使用避孕药的女性人数从1961年的40万,增长到一年之后的120万,而到了1965年,这个数字又增长了三倍。

数字的变化反映了社会的变化。1964年,《时代周刊》称避孕药正在促成第二次性革命,避孕药可以让“你的性欲得到释放。”

虽然避孕药和人们的性解放观念差不多同时到来,但是要把这些归结到避孕药身上还是勉为其难。

在避孕药发明之前,根据一份在1953年的研究报告,大概有一半的女性在婚前就有着性行为,还有大概四分之一的40岁女性有着婚外情行为。

清除法律障碍

尽管大众支持避孕,但《康斯托克法》依旧阴魂未散。美国八个州仍禁止销售避孕品,马萨诸塞州和康涅狄格州的法律仍禁止散发避孕资料。

1961年,在康涅狄格州采用避孕仍属违法。两位人士却公然无视康涅狄格州法律,开了4家计划生育诊所,他们就是耶鲁医学院妇产科系主任:C·李·布克斯顿博士和康涅狄格州计划生育联合会执行理事埃斯特尔·格里斯沃尔德。旋即两人被捕,但不合时宜的州法由此备受国人关注。

1965年6月7日,格里斯沃尔德和布克斯贵港癫痫医院那里比较好顿把康涅狄格州一路告到了美国最高法院。在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一案中,最高法院以7:2的票数废除了禁止采用避孕的康州法律,因为这侵犯了男女的隐私权。随后,马萨诸塞州也放宽了避孕法律,但仍禁止向未婚女性出售避孕品。

女性走出家庭

评论员们纷纷称避孕药改变了女性的一切,虽然避孕药如何改变女性个人生活难以估算。在《时代周刊》1967年的报道中,一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医学教授在一次个人演讲中询问30名妈妈:他们是否能够允许自己的女儿吃避孕药。只有几个的妈妈直接表示完全不行,有一些说不确定,还有一名妈妈直言,她会在女儿的早餐牛奶里加上避孕药。

避孕药改变女性的地位以及女性在社会上的角色却是显而易见的。1970年,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平均结婚年龄为23岁。但是到了1975年,由于避孕药在单身女性身上的使用更加普遍,结婚年龄提高了2年半。而向往大家庭的传统想法也发生改变。1963年,80%的非天主教女性称他们想要3个或者更多的孩子,但是到1973年,继续有此愿望的女性只有29%,大多数女性希望得到的只是一个家庭以及一份工作。它们主动敲开了工厂的大门,而一些雇主也主动的对她们打开了怀抱。

避孕的历史 充满想象力

自从人们知道如何生育后代,人们也想知道如何避孕。多伦多避孕物品博物馆收藏了历年来的600多种避孕工具,堪称是世界上最大的避孕物品博物馆。不过,据该博物馆部门负责人皮特拉·哥德海得称,这些许多由古代人发明出来的避孕工具并不全都是有效的,有些工具甚至对人体有害,并且产生致命的后果。

最早的方法

4000年前古埃及人就用纸莎草、蜂蜜、碱和鳄鱼粪等制成栓剂,置于子宫颈口和阴道内进行避孕,开创了避孕的先河。在一张有着3500年历史的埃及纸草上,就用埃及象形文字写着一个古老的避孕处方。该处方称,用阿拉伯树胶、椰子和蜂蜜浸湿的羊毛绵球植入女性体内,就能够防止怀孕。尽管这个处方是如此古老,但实验证明它非常有效。哥德海得说:“因为阿拉伯树胶中含有乳酸,这是一种自然界的杀精剂。”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被认为是提议采用香柏油、含铅软膏或乳香油这类天然化学物作为杀精子剂的第一人。

迷信的方法

在中世纪,许多迷信的方法也被用来防止怀孕,但这些方法显然是毫无效果的。譬如,一些中世纪的欧洲女人曾将包含着骡子耳屎、黄鼠狼睾丸、黑猫骨头的小袋子制成护身符,在房事时系在身上,以期达到避孕的效果。

危险的方法

有些古代的避孕方法对人体充满了危险性,譬如古代人曾通过喝石墨或水银的方法来达到避孕效果,但这种危险的方法极易导致人死亡。在上世纪30年代,西方人还发明出了一种六边形小木块——一种类似于“子宫套”的东西来防止女性怀孕,但这种避孕工具被后人称为“折磨女性的器具”。

搞怪的方法

在3000多年前的印度和埃及,像鳄鱼、大象这样被认为具有神秘力量的动物的粪便也被用到了避孕药方中。事实上,由于这些动物粪便具有高度酸性,它的确具有一定的杀精作用。不过,哥德海得称,动物粪便所带来的强烈臭味显然会影响古代夫妻们的“性趣”。

靠谱的方法

中国古人还用鱼膘作避孕套,可以想像,由于男人生殖器大小不同,找到一个合适的鱼膘多不容易。

在博物馆的收藏物中,还有古代人用绵羊肠子制成的避孕套,这显然已有点接近于现代避孕套的雏形。公元17世纪,英王查理二世的御医发明了男用保险套。它的原材料是小羊的盲肠,最佳产品的薄度可达0.038毫米(现在的乳胶保险套一般为0.030毫米),这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全球的大喜事。这名叫做Condom的御医的目的是为英王减少私生子,他凭这项发明获得了爵位,英国也从中赚取大量外汇。

避孕是一项任重道远的工程。

© ms.tqdfg.com  养生菜谱大全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